91同志app

91同志app “不过最危险的地方也可能是最安全的地方。”小七沉声道,“我们不能不防备灯下黑。”

霍子墨面色沉沉:“如果他们刚伤害我姐,我一定不会放过他们。”

“现在不许慌。”小七手掌按在桌上,沉声道,“我们必须在最短的时间里把人找回来。”

不然事情拖的越久变数就越大。

“霍敏轩那边也要盯着一点。”霍子墨强迫自己冷静下来,“我总觉得这事情和他们脱不开关系。”

Lisa道:“已经安排人过去盯着了。”

与此同时,杨家也得到了消息。

“什么?霍子晴被绑架了?”杨振帆难以置信的看着一脸盛怒的杨丽丽,“你在逗我玩?”

杨丽丽脸色铁青:“你觉得我有这个闲情逸致?”

“谁做的?”杨振帆看了一眼霍敏轩住所的方向,沉声道,“是他?”

杨丽丽冷冷道:“十有八九。”

不过霍敏轩做事十分缜密,她现在也只是怀疑,并没有确切的证据。

骑着单车吹着风牵着小手去郊游

“霍家那边怎么样?有什么消息吗?”杨振帆在客厅里走来走去,不时的抚一下自己的假胡子,“依照霍家在A市的势力,找一个人应该不难吧?”

杨丽丽脸色缓和了一些:“先看看吧,我已经安排咱们的人去找了。”

“霍敏轩最近实在有些嚣张,咱们还没来得及和他清算他骗老爷子的事情,现在他竟然敢把注意打到弯弯身上了。”杨振帆眯了眯眼睛,“你说是不是要给他一点教训?”

杨丽丽冷笑:“这次就让他知道什么是天外有天、人外有人。”

霍子晴是他们早就看好的人,霍敏轩竟然也敢伸手,真是活腻歪了。

“我现在就去安排。”杨振帆道,不过他想了想又道,“万一不是他做的呢?”

杨丽丽挑眉:“我早就看他不顺眼了。”

现在是不是霍敏轩做的事情已经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她打定主意要把这件事算在他脑袋上。

“OK!”杨振帆打了个响指,“我现在就去安排。”

FL的人办事效率很高,不过一晚上的时间,霍敏轩就得到消息,他在非洲的经营的一个矿区出现坍塌,虽然没有造成人员伤亡,可那矿区坍塌的十分彻底,是绝对不可能继续开采下去了。

“砰!”猛的砸了桌上的水杯,有玻璃渣子从地上溅起来划到了他手上,可这会儿他丝毫感觉不到疼,愤怒完全占领了他的身体,他双手撑在桌上,面色狰狞的吼道,“为什么会发上坍塌事故?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五爷站在一边,看着愤怒的霍敏轩,自觉的选择了一言不发。

霍敏轩像是一头狂躁的野兽,在客厅里走来走去,他不能失去这个矿区,这些年他暗中培养自己的势力,每年拿出大笔钱孝敬霍皓阎……如果没了这个进项,以后他再要做许多事情就会捉襟见肘。

而且他是如此的了解霍皓阎,如果没有那些钱,只怕他也不会成为他最心爱的儿子,真是讥讽可笑。

“二少爷,现在我们鞭长莫及,对那么的情况一点不了解。”五爷见霍敏轩渐渐冷静下来,才缓缓道,“首先我们要弄清矿区坍塌是自然破坏还是认为摧毁。”

霍敏轩脸色一沉:“您的意思是,有人故意炸毁了我的矿区?

他眼睛又红了几分,如果让他知道那人是谁,他一定把他碎尸万段!

“需要调查。”五爷说话十分谨慎,“不过现在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处理。”

霍敏轩冷冷道:“还有什么事情比这件事重要?”

“如果老爷子知道这么多年,您手里一直握着一个矿区……”五爷的话点到即止,不过看霍敏轩骤变的脸色,也知道他听懂了他的意思,这才继续道,“现在这个情形,您是一定不能慌的。”

霍敏轩五指攥拳,狠狠砸在桌子上,咬牙切齿:“没错,我现在不能慌一定不能慌!”

五爷面色不显,心中对霍敏轩的畏惧又多了几分,这个二少爷藏的实在太深了,如果不是这次发生这么大的事情,他还真不知道他手里竟然握着一个金矿。

不过也由此看出来,他心思深沉,如今自己既然已经知道这件事情,想要好好活着,就只能和霍敏轩上一条船了。

“会不会是霍子墨他们做的这件事?”他收敛了心思,提出自己的疑惑,“不如我们从他们那边入手?”

霍敏轩否决道:“他们现在正在找霍子晴,哪里有心思跑到非洲搞破坏!”

五爷看了看霍敏轩,想问绑架霍子晴的事情是不是他做的……可话到嘴边转了转,又原路返回了,跟在这么一个喜怒无常的主儿,他还是少一些疑惑能活的长久些。

“老爷子那边,先拖着,能瞒多久瞒多久。”霍敏轩有些烦躁,“五爷,我可是一直很敬重您的。”

五爷会意,当场表态:“我肯定是和二少爷一个阵营的。”

“您去看看皮特做什么,请他过来。”霍敏轩眼睛闪了闪,“我要和大哥好好谈谈。”

同一座院子,一边愤怒,一边冷笑。

“过了几年顺风顺水的日子,他很真以为自己天纵奇才了?”杨丽丽恨恨道,“如果那丫头完好无损的回来还好,不然,他一定会后悔在这个世界上活着。”

杨振帆忍不住打了个哆嗦,怪不得有人宁得罪小人也不要得罪女人,这女人一旦发起狠来,简直太可怕了。

不过这次是对付霍敏轩,他觉得甚好。

“霍子晴那边一直没消息。”杨丽丽有些担心,“也不知道那丫头现在怎么样了。”

那小姑娘真的很对她的胃口,她是早就下定决心要把人带回去的,可现在人不见了?她心里简直一万头草什么马奔腾而过好么?

无边无际的大海,一片水连着一片水,弯弯自认为自己十分聪明,可还是分不清东西南北,更不知道自己要被带到什么地方去。

只是每天都会有人来送饭给她吃,除了不能洗澡,倒是也没怎么苛责她,她也渐渐适应了这种飘飘摇摇的日子,只是担心,家里现在大概已经为了她失踪急疯了吧。

“哒、哒……”有脚步声由远及近的过来,她知道又到了吃饭的时间。

这里的三餐,时间和准时。

门打开,和平日里送饭的大婶不同,这次来的是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,穿着黑色机车服,梳着高高的马尾,干净利索中透着一股子潇洒。

“你是谁?”弯弯眯了眯眼睛,她打量面前的小姑娘,“你们为什么抓我来?”

这几日,她每次都会问送饭人同样的问题,可没人回答,可她还是坚持问,她想着,只要对方说话,不拘说什么,或许她能从中发现一些蛛丝马迹呢?

“有饭吃还那么多花!”女生看了一眼弯弯,她擦擦椅子上的灰尘,直接坐在了弯弯对面,单手托着下巴,好奇道,“你不害怕吗?”

弯弯一边往嘴里巴拉饭一边老实的点头:“怕。”

被人打晕带上船,而且不知道会被带到什么地方,她怎么可能不怕?可问题的关键是,她怕有用吗?

“可我看你应该不怕,吃饭的时候很挺香的。”小姑娘一板一眼道,“你加霍子晴?霍庭深的女儿,霍子晴。”

弯弯吃过饭,拿了纸巾擦了擦嘴,吃饱了心情都好很多,她眯着眼睛道:“你们把我抓来,难道还不知道我叫什么名字?说吧,到底有什么目的,威胁人还是要钱?”

“两者都有吧。”小姑娘认真想了一会儿,老老实实的道,“你认识霍敏轩吗?”

弯弯眼睛一闪,果然和那个混蛋脱不了关系,真是该死!

“你和他是一伙的吧?那霍敏轩有没有告诉你要怎么对我?”弯弯瞅了小姑娘一眼,好奇道,“你们总不是只单单的为了让我离开这个地方吧?”

这没有任何意义,除非她死了,不然她是一定要回去的。

“谁和他一伙!”小姑娘却是瞬间原地爆炸,她气恼的在原地转圈,咬牙切齿道,“他就是一个大写的人渣知道吗?他以为他装做一副无害的样子就能骗过所有人?我呸!”

弯弯惊愕的看着面前的人:“你是……”

现在看来,小姑年和霍敏轩的确认识,可两人的关系可不太友好,那么她被抓来的事情和霍敏轩到底有没有关系?

“他一直喜欢扮猪吃虎,看着小白兔一样,其实心肝肺早就烂透了!”小姑娘长得英气勃勃,生气的时候也鲜明生动,倒是让弯弯生出了几分好感来。

她仔细打量面前的小姑娘,确定自己从来没有见过她,所以她为什么要绑架自己呢?

“我对你和霍敏轩之间的事情没有任何兴趣。”弯弯淡淡道,她一边说一边仔细看小姑娘脸上的表情,“我只想知道,你是为了什么把我带到这里来?”

小姑娘连连摇头:“不是我,是霍敏轩绑架的你!”

“那你……”

“我截胡啊!”